非常手段

  今年正月二十五日,田桂英老人离开了人世。守在床前的两个女儿见老娘永远闭上了眼睛,这下没有了主意,因为家里除了叔父之外,只有两个女人了。

   叔父劝两侄女不要着急,有家户的人帮忙,定能将老人入土为安。   

   叔父托人给远在三十余里的侄儿方准打电话,报告婶娘病故的消

息,要求他火速赶到,要商议许多事情。

   半小时后,方准骑着摩托车赶来时,家户知事的人早就都赶到了。方准赶到时见他们都守在屋门外,于是就问他们:“你们为什么呆在外面?”

   其中一人回答道:“你来了好,你的婶子只有一间屋子,现在人走了,棺木没有地方放,来探望的人也没有地方坐。”

    “将方凯的大门打开,他家占用了四间房子,可以放棺材。”

    “不行啊,刚才方凯的岳父来过,说是谁敢将老人的棺木放在他女儿的屋内,他就要找谁算账!”这是有人插话了。

    方准什么也没说,骑上摩托车走了。

    不一会儿,方准将方凯的岳父请来了,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的婶子,您的亲家母现在病逝了,现在没有地方安放棺木,请您将方凯的大门打开吧。”

    “不行!这是我女儿的屋子,决不能放棺木的,要放就放在这屋外面。再者,我没有钥匙,也打不开门。”

    方准还是一味请求对方拿出钥匙开门,对方最后生气地离开时,方准气愤地将对方拉住了,说:“这房子不是你从你家拿来的,就是说不是你女儿的嫁妆。这是我的伯父和婶子亲手盖得房子,现在我有权将我的婶子的棺木放入这屋内(方凯的屋内)

   “你敢!?这房子早就分给我的女儿了,不是你婶子的房子。”

   “我有何不敢?”方凯质问对方。

  方准找来一根铁撬,几下子将方凯家的大门撬开了。方凯的岳父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怎么样?你现在能拿我怎么样?我告诉你,你现在快给你的女婿打电话,要他速回家。我已给方凯的大哥方存打过电话,他得知自己的老娘不在了,他答应家明天上午赶回家。”

“我的女婿换了手机号,没有办法与他联系。”

    方准冷冷地说:“方凯是你逼出门的,现在你没有办法与他联系,这好办,你就向前来探望和送礼的客人作检讨,就说你将女婿和女儿逼出门的,目的就是不让女儿和女婿在家照料生病的亲家母。方凯和王蓉没有进家门,你是不能离开这儿的。明白吗?”

   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 “如果你不给方凯打电话,我要你做你的女婿该做的事!”方准的双眼怒视着对方,说道:“你大概不知我的脾气,我是说一不二的人,你能做对不起我的婶子的事,我会替我的婶子讨回公道的,你信吗?”

  方凯的岳父知道方准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事,心里非常害怕对方要自己代女婿披麻戴孝,只好答应想办法给女婿和女儿打电话。   

    第二天上午,方准见堂弟方凯带着妻子和儿子回家了,当着堂弟媳父亲的面说:“对不起!我如果不这样做逼,方凯一家人就回不来,做儿女的在母亲要入土为安时,不给已故的母亲披麻戴孝,老人在九泉之下也会感到寒心的。我的非常手段对您老人家有些不近人情,请你原谅,您现在可以回家了。”


【责任编辑:sxh】
实用资讯
  • 北京信息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Copyright © 1998 -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