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雨过后

  张衰是一个普通的司机,工作十分认真,十分重感情,也十分的孝顺,他几乎每天都很忙,也去过不少地方,快周游全中国了,日子过得十分舒适,可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    “什么?张衰犯法了?怎么会……”他的老母亲顿时一脸诧异。“可能要坐半辈子牢,可能会判死刑,就要看他的造化了。” “什么!我的儿呀!”说罢,张衰的老母亲哭了起来。“我也是听说的!你也别心急,说不定,他会早点出来。”二个月过去了,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张衰的老母亲看见了一脸激动的张衰,老母亲一把抓住她的手,“衰儿啊!你还是去自首吧!能免个一两个月!”“妈,我根本就没撞死人呀!”张衰使劲挠着头皮,向他老母亲娓娓道来一个寒酸的故事……

     那天,张衰唱着小曲,抽着烟,欣赏着周围的美景,突然“咯噔”一下,张衰以为碰到了石头,依旧悠悠闲闲的往前开车,突然听见有人破口大骂:“小子哪里跑,你撞死我家的元帅!别跑!”突然就从反光镜看到了几十个保镖冲上来,由于汽车开得快,保镖停了下来,张衰抚着还为平静的心,心里默念:我杀人了,我杀人了,怎么办,怎么办!张衰急得都快哭了出来。撞死人是死罪,横竖都是一死,他决定豁出去了,他要逃跑。他干了几天临时工,发现没啥动静,正想去接自己的老母亲,突然发现后背有一丝凉意,有人说:“听说隔壁老张家的张衰,撞死了刘贵家的……”张帅听到这已经汗毛竖起来了,赶忙撒腿就跑,他来到火车站,乘上火车,望了一眼这个渺茫又放心不下的地方,流泪了。

     很快火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其实他是有备而来,他大哥就工作在这,开了一个手机店,他决定先去赚够一万元,再到大哥那里去投资,

     日子过得很快,也很艰辛,他只凑了9000元,准备去投靠大哥了,张衰心里可高兴了,可撞死人的事一直索绕在他的心中。

     转眼间,他就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,张衰捏着胡须,笑道:“手机专卖店,大哥弄得不赖嘛!”笑罢,他便推开大门,突然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,咦!这不正是大哥吗,张衰马上跑上前去,对大哥说:“大哥!我老家那日子过得不容易,你看……”大哥拍拍张帅的肩膀,说道:“看来我这生意都能传到你老家那!我就勉为其难的收留你吧!”张衰立马高兴起来,又是给他倒茶,又是给他敲背。

     大哥和他一起做生意做了2个星期,生意非常红火,可母亲的事还是让张衰十分伤脑筋,现在钱也赚够了,该是回去探望母亲的时候了。

     张衰回到老家,这里还是这样,2个月了,一点也没有变,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,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路人和车辆,很是平静。这些似乎减缓了张衰的压力,张衰走着走着,发现前面有个人突然向他跑了过来,不正是那个刘贵吗?他吓得虚汗直冒,可人家已经跑到自己跟前了,他抓住张衰的衣角,骂道:“你撞死我家的元帅,你知道我是谁吗?敢这么大胆”。

     张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角,忏悔地说:“对不起!我是真没想到会撞死……”“哎呀!看你那么诚心,那就算了吧!谁让我是大富翁呢!”“就,就这样算了!他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!”“你在说什么!不就是一只狗嘛!一惊一乍的!”张衰一听,脑子一片空白,心中是悲喜交集。

     张衰回到了那个阔别已久的老家,老母亲在家里坐着,他把老母亲接了出来,决定和老母亲平平淡淡地过日子。


【责任编辑:sxh】
实用资讯
  • 北京信息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Copyright © 1998 -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