贷款

  上世纪90年代银行贷款开始走进老百姓的生活。一些经商、创业的人开始向银行贷款,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贷得到。所以一些贷不到款的人就向银行信贷员行贿,久而久之就成了银行的一个潜规则。

    话说大马村有一个勤劳肯干的年轻人叫张武,是开拖拉机的。他想办一个养猪场,可是手头上的资金不够,想去村里的信用社贷款。这天他刚要出门去信用社他爹就把他给叫住了:“武啊,你先别去信用社,等信贷员老刘头下班时先去他家打点打点。老刘头爱喝一口,这是过年时你姐送我的一瓶好酒,你等他下班时,给人家送去,再包个红包给人家。”张武一听不高兴地说:“他是国家干部,咋给老百姓办事还吃拿卡要的。再说我还一台拖拉机给他抵押呢!他凭啥不贷给我。爹这酒还是您留着您自己喝吧!”说完就大踏步的走了。张武他爹朝着他的背影说:“你这小子,老刘头拿人家的拿惯了,你不送点礼他能贷款给你。”

    说话间,张武来到了信用社。他一进门就看见老刘头嘴里叼着一根烟正倚在皮椅上看报呢。张武上前递了跟烟,客气的叫了声:“刘叔看报呢。”老刘头眼皮抬了抬说:“哟,张武啊,你是存钱啊,还是取钱啊。今天可不是我在柜台当班。”张武笑了笑:“刘叔看你说的,我哪有什么钱来取啊,我来是想让你给我贷点款。”“贷款啊,这现在信用社里的存款不是很多啊,贷款有点麻烦,你要贷多少啊。”张武连摆摆手说:“不多,也就贷个一万就够啦!我可以把拖拉机抵押给信用社。”老刘头放下报纸双手往办公桌上一靠:“那行,你先打个申请书,能不能批下来就要看上面的意思啦!”张武一听连声道谢说:“那就有劳刘叔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 写完报告张武便回了家,过了一个星期张武去信用社问贷款批了没,老刘头跟他说现在信用社存款的人少,贷款的人多,这事啊还要再研究研究。张武心想那就在等吧,反正自己有拖拉机给他们抵押,总比信用贷款要容易的多。过了不久,张武又去问老刘头,可老刘头还是跟他说这事不好办,让他再等等。张武算明白了,这老刘头是没收到他的好处,故意不给他办啊。在回家的路上张武越想越气,抬脚把路边的一块石子给踢到了池塘里,溅起的水花刚好湿了一个路人的裤子。张武一看这不老同学孙进波吗,忙上前道歉。孙进波看他满脸愁容就问他“老同学这是有什么事吧?火气那么大。”张武哎了一声就把他贷款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孙进波。孙进波一听大笑:“我当是什么事呢?你明天就照我说的作,保你能把贷款办下来。”张武一听高兴的说:“你有什么办法快说说。”说完孙进波就跟他耳语了一阵,张武听后竖起大拇指说:“真有你的!”

    过了几天,张武瞅准老刘头当班的时候去了信用社。一进信用社,张武就把一叠十元钱放在了老刘头面前对他说:“刘叔,这有三千块钱,你帮我开三百张存单,每张存十块钱。”老刘头一听不高兴的说:“你要这么多存单干吗?三千块钱存一张就行了。”“这你就别管了,我有我的用处。”张武看着老刘头阴阳怪气地说。老刘头心里那个气啊,但在上班时间又不好发作,只好给张武办了。这三百张存单他足足花了一天时间来办。当时存钱、取钱都不收手续费的。这一天老刘头算白干了。可当老刘头刚把存单交张武手里,张武又说突然想起要急用钱,要他全部给取出来。这回老刘头发火了,冲着张武说:“你小子这不耍我吗!一下存,一下取的,逗我玩呢?”张武不紧不慢地说:“刘叔看你说的我哪敢逗你玩啊,我这不刚想起来明天要去买几头老母猪吗。这样吧我明天买母猪剩的钱,还来找你存。”老刘头一听脸色都变了忙说:“张武啊,你就别逗我了,你那贷款明天就给你办。”


【责任编辑:sxh】
实用资讯
  • 北京信息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Copyright © 1998 -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