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偷化妆

  临县城郊区村里有个小伙子叫吕守光,说是小伙子,却生了一个姑娘的身材和脸蛋,为此他就在自己的先天条件上打起了歪主意,干起了偷窃的勾当,结果是屡屡得手,于是手头就有了一笔可观的积蓄。他高兴异常,心里暗暗谢天谢地谢父母,给了他一个赖以为生的俏丽的佳人般身材。

     这一天早上,他多少吃喝了点,穿戴整齐,提着个提包,就溜达着进到了城里,按以往的惯例,找家客店住进了一个单人房间,并付清了一天的房租费,在房间里他作了一番精心打扮,不一会儿,就从这个房间里摇摇摆摆地走出一个华丽的姑娘来,径直走到大街上来,他想着一旦有可乘之机,就来个顺手牵羊。他总这样认为,举手之劳的买卖何乐而不为呢,不拿白不拿。可是溜达了一上午,也没逮着个下手的机会,他有点丧气了。此刻不争气的肚子一个劲地叫唤开了,还是先喂饱肚子再说吧,于是他来到金华大酒店,这酒店也够排场的,有一定的档次,这也是他行窃以来悟出的一个窍门,讨饭的来去还打个的哩,做贼的越气派越威风就越不像是贼。

     正值饭时,酒店里人太多了,吕守光好半天才找了个四人座的空饭桌坐下来,随即叫了两个好菜,一盘饺子,就痛痛快快地吃喝了起来。

     就在他吃喝得差不多的时候,只见一个看上去不是老板便是经理的中年男子,带着一个艳丽的女人走了过来,见是一个姑娘独自一人在用餐,没有在意,也没打招呼就挨着吕守光坐了下来,还随手把一个皮包挂在了坐椅后边,然后就叫开了酒菜,趁着酒菜还没上来的空隙,俩人眉开笑眼去地说笑着,大概是有些话怕别人听到吧,说着说着两张脸还凑到了一块儿,低声地耳语了起来。

     见此情景,吕守光心中一阵窃喜,真是天赐良机,他马上扫了一眼四周,其他人都在顾着自个儿大吃二喝,根本没人注意这里。他才不管眼前这一男一女是什么关系,又在说些什么,他在乎的是他身后那个漂亮的皮包,看上去鼓鼓的,里边一定有货。于是他急忙站起身来,装出要走的样子,当他迈出第一步时,那个漂亮的皮包已经挎在他的肩膀上了,他回头又看了一眼那俩人,他们只顾窃窃私语着,时不时还偷偷地笑上两声,哪里顾得上操心别的。事不宜迟,吕守光面带笑容,大大方方地离开酒店而去了。

     离开酒店不远,他打开皮包一看,我的天哪,整整十捆百元大钞,他的心跳马上就急促起来,他太激动了,先前的不快瞬间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,他没来得及细看里边还有些啥,赶紧拉住拉链,眼下最紧要的是保护好胜利果实,然后立马走人,以防夜长梦多。

     每次得手后,如果数额较大的话,他都要立刻到银行把钱存进自己的卡中,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,轻车熟路,很快他就办妥了。离开银行,吕守光得意地哼着小曲儿准备回客店去的时候,突然感到有些尿急,他正想找个公厕方便一下,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,一件非常重要的事,他的化妆品不多了,今天必须买好,不然将直接影响到下一次的行动,再说了一时也找不到公厕,还是忍一会儿吧,这点小麻烦,等办完事回到客店也就解决了。想罢,他就近找了一家化妆品商店,精挑细选,好半天才买好了化妆用品来到大街上,仔细想想没什么事需要办了,而这时候,自己的肚子憋得更厉害了,越发地忍耐不住了,再不解决就要尿裤子了,怎么办?县城内公厕实在少得可怜,一时半会儿到哪里找去?尿这东西,憋急了它一点时间也不再给你,没办法,活人不能被尿憋死,只能就近找个隐蔽的地方解决了,他急忙就近找个墙角处,就急不可待地撒起尿来。

     哪知他的尿就快撒完了的时候,猛听得背后有人大喊一声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文明,随地大小便?”


【编辑:sxh】
实用资讯
  • 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Copyright © 1998 -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